T生活记 >美国片面认定,日本不愿声张,台湾牺牲者的惨重事故被处理得云淡 >

美国片面认定,日本不愿声张,台湾牺牲者的惨重事故被处理得云淡

2020-07-30 18:27| 发布者: T生活记| 查看: 448| 评论: {php} echo

美国片面认定,日本不愿声张,台湾牺牲者的惨重事故被处理得云淡

文/林于昉

夏天,是望海的季节。海洋是万般可能的载体,为台湾迎来半个地球之外的殖民势力,也把我们挚爱的子弟送往他乡异国拚搏。孤岛小民默默吞纳着因海而生,无数可喜或可悲的意外,包括台湾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宗海难:高千穗丸沉船事件,也以不可说、不知道怎幺说,继而似乎很难再说的姿态,被隐微记忆着。

现今许多艺人跨海到中国发展,常说他们去「内地」,意为内陆中心,相对于台、港、澳地处「沿海」。这些词彙因富含政治想像,引发争议,像日治时期的「内地」,其实是指殖民国日本。当时台、日之间属日本国内往来,规划有「内台航线」,不少定期航班行走其间。其中往返于基隆、神户,有艘客轮叫「高千穗丸」,是大阪商船会社委託三菱造船所打造,一九三四年首航,作为基隆神户航线用船。至今留存的船体模型、旅游手册,显示高千穗丸内装极为豪华:欧式水晶吊灯、气派楼梯、华贵沙发,几乎可与电影「铁达尼号」相比拟。

高千穗丸模型

一九四三年三月十四日,正值二战期间,高千穗丸照例从神户起航,预计十九日中午抵达基隆港。船上载有乘客上千人,多是旅日留学生、台商,以及要赴台履新的日本警察、公务员等。

十九日上午九点多,乘客刚吃完早餐,高千穗丸行至基隆外海彭佳屿一带,突然遭到美军潜舰发射鱼雷攻击。根据生还者郭维租医师近年出版的回忆文所述,当时他与几位留学生正在甲板散步,目睹不到一海里外,海面出现一根棒状物,才惊觉是否为美军潜舰潜望镜,两波鱼雷攻势旋即命中船体中央、船首及船尾,乘客瞬间被抛入大海。不到十分钟,高千穗丸整个沉没,仅二百四十八人生还,罹难人数从八百四十四至千人,说法不一,死者包括当年才三十一岁、出身澎湖的画家黄清埕及其女友,以及多位台湾政商望族之后。

高千穗丸宣传手册

离谱的是,生还者郭维租等人被沖绳渔船救起、送至基隆码头后,竟被驳斥:「帝国海军防卫的船只,怎幺可能被击沉?」警方将他们关禁闭一週。日本当局为封锁消息,特地派员来台,不准罹难者家属声张,一切只能照官方说法讲,事发五天后,才由管辖交通、电讯的递信省,发布高千穗丸遇难。而美军片面认定商船载有日本军,具军事用途,因此发动攻击,死的却是无辜的台湾平民。

宣传手册中高千穗丸的内装绘图──餐厅部分

整起事件,交战的美、日双方,事后对台湾民众、尤其是罹难者家属,均无交代亦无补偿。惨重事故却被处理得云淡风轻,不仅世界船难史未曾记上一笔,后代台湾人也不知此事。直到二○○六年,才有电影「南方纪事之浮世光影」以高千穗丸沉船事件为拍摄背景,否则这起不能说、也逐渐说不出口的哀伤,就只能像鬼魅一样,继续盘旋在以政治为经纬的台版百慕达三角洲里。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